Cisco网络技术论坛

返回   Cisco网络技术论坛 > 综合区 > 工程与销售 职场生涯 > 市场营销

市场营销 案例交流,如何和客户沟通,销售技巧等

发表新主题 回复
 
主题工具
旧 2011-09-13, 17:07   #1
weaver
注册用户
级别:1 | 在线时长:11小时 | 升级还需:1小时
 
注册日期: Jul 2010
住址: 上海
帖子: 83
现金:103金币
资产:103金币
声望力: 9
声望: 10 weaver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声望力: 9
weaver 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商人的道德血液

近年来,由于贫富差距的日益悬殊和社会矛盾的日益尖锐,人们越来越聚焦并拷问官员的本分和商人的良知。显而易见的是:现今社会,对商人们进行强制“体验”,阻力更小,风险也更小。于是,身上流着什么样的“血液”,已经成为每个商人必须自证或他证的问题。
   2月27日,在和网友聊天时,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说:“在这里我也想说一点对房地产商的话,我没有调查你们每一个房地产商的利润,但是我认为房地产商作为社会的一个成员,你们应该对社会尽到应有的责任。你们的身上也应该流着道德的血液。”
  道德与利益似乎天生就是一对矛盾体。马克思曾说:“有20%的利润,资本就会蠢蠢欲动;有50%的利润,资本就会冒险;如果有100%的利润,资本就敢于冒绞首的危险; 300%的利润,资本就敢于践踏人间一切的法律”。
  由此可见,在利润驱使下,人性可能发生怎样的扭曲,而整个社会又可能出现怎样的大面积道德滑坡现象。而此时,社会制度完善,以及社会精英分子的道德自律对于整个社会风气扭转就显得尤为关键。

客户第一,还是金钱至上?
  2006年年初,一部恶搞大片《无极》的视频短片《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在网络上迅速蹿红,这让我们看到:在某种特殊情境下,被骗抢一个馒头这样的小事件,经过一轮又一轮涡轮式放大后,最后都可能演变为一场国破家亡的人间惨剧。
  也就是说,在诚信极度缺失的大环境下,任何一次小的恶性失信事件,都可能让一个庞大的帝国在瞬间崩塌,而这一幕不幸在现实中的“双汇王朝”中又一次得到了印证。
  双汇集团,这个拥有中国最大肉类加工基地、顶着中国百强光环的大型工业企业,2010年销售额成功突破500亿元,看起来其离董事长万隆提出的3年内突破1000亿并挤进世界500强的伟大目标只有一步之遥。但就在此刻,央视“3•15”栏目曝光了双汇下属企业济源双汇在采购环节没有尽责,致使一定数量饲喂有“瘦肉精”的生猪混入济源工厂,并通过双汇流向了市场。“瘦肉精事件”最终让消费者对双汇的食品质量控制体系信心完全丧失,并直接导致双汇每日销售损失都超过了1个亿,市值更是在短短几天内蒸发了103亿元,让双汇3年冲击世界500强之梦砰然破碎。
  据专家称,一般人如果摄入过量“瘦肉精”,可能会导致中毒,而心脏病患者更可能危及生命。万隆当然可以将“瘦肉精”事件归咎于整个市场环境,因为双汇在“瘦肉精事件”中可能不是程度最重的,只是因为自己是行业龙头,树大招风,成为受损失最大的苦主。但无论双汇怎样委屈,在那么多中毒事件和潜在的“命案”面前,双汇的辩解都是苍白无力的,因为人的身体健康和生命是永远不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
  “瘦肉精”之后,“牛肉膏”“染色馒头”“爆炸西瓜”接力性爆发,甚至不能不让温家宝总理在公开场合痛斥“这些恶性的食品安全事件足以表明,诚信的缺失、道德的滑坡已经到了何等严重的地步”。
  只是不知道总理的痛斥能否让万隆们真正重视起来?比起不断发动营销攻势提升企业业绩,以让自己戴上掌舵世界500强商界领袖的桂冠来说,更重要的是踏踏实实补好企业内部在食品质量管控体系上的漏洞。

股权战争背后的义利之争
  如果说双汇和蒙牛是由于企业内部产品质量控制体系存在严重疏漏,而企业家本人又迫于资本增值压力,为扩大市场份额,制造更漂亮的财报数据以谋求企业在资本市场有更好表现,采取了许多盲目扩张策略,进而对公众利益产生了严重的侵害,那么近乎同期上演的《喋血国美》则让我们看到企业由于治理结构不完善,在某一特定时期,部分股东为谋取局部利益最大化,在其他股东身处险境时,不惜采取掺沙子、挖墙脚等手段以剥夺其对整个公司应有的领导与控制权,则让我们看到利益驱使之下,职业经理人与股东之间会产生怎样的对抗与冲突。
  2008年,黄光裕的突然被拘捕,让国美一下子陷入险象环生的境地。为了让国美大旗不倒,CEO陈晓不得不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与银行、供应商及投资机构展开了斡旋,防止国美在大幅震荡过程中,因为资金链断裂,而陷入万劫不复的危局。
  由于时局紧张,以陈晓为首的国美管理层,经过通盘考虑后,决定引进财务投资者,为此先后与凯雷、黑石、KKR、贝恩,以及复星、联想等投资机构进行了接触,并最终选择了贝恩投资。
  国美管理层在引进贝恩资本时,不仅没有充分征求大股东黄光裕意见,还接受了贝恩资本较为苛刻的条件,并在引进贝恩资本后,伙同其发起了一场针对黄氏家族的“股权战争”。他们落井下石的做法引起了黄光裕家族极大反感,为防止控制权旁落,黄氏家族不得不奋起反击。
  2010年8月4日,黄光裕通过其全资拥有的Shinning Crown公司向国美电器发函要求召开股东大会和撤销陈晓、孙一丁的职务。
  经过一场腥风血雨后,黄氏家族终于保住了自己大股东位置,黄光裕钦定代表邹晓春、黄燕虹也最终进入了董事会,陈晓董事局主席的位置也被更加中立的张大中取代。
  而陈晓在离开国美之后,又因为不小心,在与《21世纪经济报道》一位记者私人聊天时,揭露了国美电器的种种内幕和弊端,被后者公开见报,又一次让自己站到了风口浪尖。尽管事后陈晓对自己无心之失表示了歉意,但还是让许多人对其职业操守产生了质疑。
  事实上,企业创始人的控制权之争,大股东吞噬小股东的利益争夺,让人看到的多是诚信的丧失与道德的沦丧。

“血色工厂”与“床垫之家”
  “生存,还是死亡?”500多年前,莎士比亚借助丹麦王子哈姆雷特之口,表达了一个人文主义者对人性泯灭及社会黑暗的无限愤慨,并一度吹响了英国“文艺复兴”的伟大号角,而如今这句口号却成了找不到未来方向的90后富士康工人们最无法摆脱的心理阴影。
  从2010年1月23日凌晨富士康19岁员工马向前“高坠死亡”,到2010年5月27日龙华富士康宿舍E楼有一陈姓男子割脉,在不到半年时间内,富士康就发生了13起员工自杀事件,创下了“富士康十三连跳”的黑色记录。
  这些轻生者最大的25岁,最小的只有18岁,他们中虽然有极少数人被抢救了过来,但大多数人都是早早地就结束了自己的花样年华,在自己亲朋好友中留下了一段难以抹平的哀痛与感伤。
  为什么这么多充满朝气的新生命,在这座可以用双手支配着世界上最尖端的电子产品的组装生产的现代化工厂内,竟然都会如此轻易地选择用跳楼或者割脉的方式,来了结本该灿烂无比的生命呢?原因是,在这座完全被工业化的泰勒主义异化的大工厂内,没有人能找得到自己生活的目标,也没有人能确认自己存在的价值。
  在这座大工厂内,所有人都只是被当作“会说话的高级动物”,所有人都只能在“每天上班,下班,睡觉,上班,下班,睡觉”像钟表式单调循环中找到自己生存的全部。
  这种机器式的生存模式,让这些刚从学校出来的90后完全找不到生存的幸福感,只有在“生意,赚钱、发财”的臆想中度日如年,在这种人性自主与创造性被完全扼杀的环境下,本来就心理脆弱的一些青年人自然很容易就选择以自杀来了结自己。
  富士康之所以如此容易被贴上“血色工厂”的标签,是因为在富士康内部一直推行着一种与人道主义背道而驰的“虎狐文化”,而这种以“野兽”为代号的企业文化标签在深圳曾经大行其道,其中华为就是另外一面旗帜与标杆。
  当年,为求生存,军人出身的任正非在内部推行了让竞争对手闻风丧胆的“狼狈文化”。华为员工为了赢得竞争的胜利,基本上个个都学会把公司当作自己的“床垫之家”,每个人都在自己办公桌下配备了一个床垫用于休息,以便为随时可能降临的加班做好最充足的准备。
  华为“床垫文化”的最终结果就是大部分员工因为加班过度,身体透支,处于严重的亚健康状态,更有极小部分因为“过劳死”而让华为背上了“非人性”的黑色标签。

让灵魂跟上自己的脚步
  正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30年多前,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靠着“无论黑猫白猫,抓得住老鼠就是好猫”这一极富现实主义色彩的口号,引领中国改革开放事业克服了一个又一个艰难险阻。
  30年多后,虽然中国经济总量已经超过日本,跃居世界第二,但由于整个社会都陷入“金钱至上,效率至上”的畸形发展状态内,使得物质文明发展速度与水平远远超前于精神文明发展速度与水平,导致大多数人都在“拜金主义”的大环境中迷失了自己的方向,出现许多“钱吃人”的怪现象。
  而这其中很大数量的企业家,这一本该成为社会表率的精英一族,由于没有找准自己的方向,也在死守“利润就是企业唯一生命”这一略显偏颇的信条中迷失了自我,做出了许多不利社会整体和谐稳定的过激行为,一不小心让自己站到了公众的对立面。正是在这种大背景下,“毒奶粉”、“地沟油”、“瘦肉精”、 “爆炸西瓜”、“诽谤门”、“谍战门”、“倾销门”、 “血汗工厂”、“床垫文化”等不良经济现象才会大行其道。
  在野蛮生长的年代,中国企业家们在各种压力与诱惑面前,往往不能把持自己,让自己在社会责任承担方面不仅没有成为社会榜样,反倒从各个方面成为拖后腿者。
  当然,如今这种局面正在得到逐步改善,相当一部分企业家开始意识到企业家主动承担社会责任的重要性,为此他们通过各种渠道发出了自己的声音,呼吁更多企业家实现与整个社会的相融共生,譬如王石。
  早在2000年,王石就把更多精力放在公益理念培育与传播上。他提出,企业首先应该在内部建立一套科学完整的行为规范,比如完成企业制度化建设,做到企业经营透明化,坚守不行贿的道德准则,并使得公司所建立的这套行为规范能够对社会风气带来积极正面的影响,然后才能谈慈善和捐赠的问题。
  正是在这种理念的指导下,从2005年开始,王石领导下的万科就明确提出关注中低收入者的居住问题,在全国范围内重金征集中低收入人群的住房解决方案。同样在这种理念的指导下,万科早就开始了房地产开发过程中的绿色化、低碳化与环保化的革命,王石本人也通过和中国企业家们发起的环保组织阿拉善SEE生态协会来进一步推动绿色低碳环保理念的传播。
  王石说:企业家应该让灵魂跟上自己的脚步。这种说法虽然抽象,但对于中国那些“看上去很美”却丧失道德准则的企业与企业家来说也算是一句苦口良言。
——原文发表于2011年6月号《企业观察家》杂志
weaver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发表新主题 回复

主题工具

发帖规则
不可以发表新主题
不可以发表回复
不可以上传附件
不可以编辑自己的帖子

启用 BB 代码
论坛启用 表情符号
论坛启用 [IMG] 代码
论坛禁用 HTML 代码

论坛跳转


所有时间均为北京时间。现在的时间是 16:34


Powered by vBulletin® 版本 3.8.3
版权所有 ©2000 - 2018,Jelsoft Enterprises Ltd.
增强包 [3.4] 制作: PHP源动力   官方中文站: vBulletin 中文
Copyright © 2003 - 2013 Net13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皖ICP备11007528号